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自行车框改造成杂物收纳篮

发布时间:2018-10-19 19:07来源:未知点击:

  JING本来是服装设计师出身,工作七年,她辞职投入自己的独立设计品牌。远离都市,她将房子租在梧桐山。

  虽然只有70平,却承担了居所和工作室两种功能,因为拍摄产品的习惯,有强迫症的她一定要让屋里每一样装饰的细节都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

  为JING拍摄了好几张照片,最爱的还是这张和猫咪在一起的“恰似你的温柔”。

  提起环保,JING显然没有大费周章说服别人的架势,不过因为第一份工作与环保设计有关,从此爱上了upcycling这种理念。

  费时三年坚持不买新的家具,在与合伙人荆先生的共同努力下,一个破旧的村屋慢慢脱胎换骨起来。

  爱折腾的主人每日都还在忙着DIY,拜访JING的时候,屋里已经越来越有生活气息:

  采访当天,JING就在客厅织她的猫窝。这里就好像一个show room,她乐在其中。在这个远离都市的房子里,每一个装饰好像一件作品,想要添置什么,自己做。

  比如今天捡了一张老凳子,要给它做个新垫子,明天弄了个旧单车框,可以做成收纳篮……天啊,她还有什么不会做?

  茶几的主体由两块叠放的垫仓板DIY而成,下面的卡板四角装上了万向轮,茶几面板是活动的。

  觉得玻璃面板冰冷了些,JING又找旧木床架来改了一下,于是又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

  用回收的旧牛仔裤缝制沙发套,旧沙发消毒处理,用植物蓝染制作手绘抱枕,一个全新的沙发区就此改造完成。

  旧的蒲团加上凳脚变成了茶几凳,和遗弃在垃圾站的沙发一起获得了永续的生命。

  将捡来的床架分离出木条,重新打磨连接,制作成灯架,木工活自己来。有了轨道,再装上便宜收来的二手射灯,既增加屋内的采光,又不掉颜值。

  回收站捡回来的旧椅子,故意在椅子上打钉,锯短了椅背,让这些手工修补过的椅子,散发儿童模型一样的笨乐趣。

  进门的左侧和靠里的位置设计成小展示区,旧的抽屉拿掉底板,重新打磨处理后涂保护漆,当做墙面展示架用也很不错。

  JING向我们展示自己正在筹备的服饰品牌产品,所有产品都用upcycling的方式进行设计。

  旧牛仔碎布除了衣服帽饰,还可以做成抽纸筒、挂墙收纳袋,用能想到的可回收材料制作时尚单品……

  她善于发现这些自然界的原材料,树枝、树叶是家里最常见的元素,植物的颜色是最原汁原味的外衣。

  木工达人又上线,这次是用捡来树枝制作原生态木衣架,看这些工具已经觉得不简单。

  树林的枝丫是绝好的装饰材料,JING用毛线赋予它们新生,这一角落就这样活了。

  钩织的色彩美得让人立马想到墨西哥的爱波瑞杰,浸染着玛雅文明,异域得让人着迷。

  用处理过的树枝制作的挂钩,完全不会重样的自然木纹理,这个画面简直可以直接登上杂志内页。

  卧室是创作人“白日梦”的生成地,JING善于发现旧物的美,往往材料捡来,一个初步成型的改造理念已经在她心中形成。

  自己用捡来的垫仓板做成榻榻米的底部,用旧牛仔布和海绵做成床铺,再用剩余的布料制作蚊帐的顶棚,用旧木板制作开放衣柜的滑轨和搁架。

  用麻绳编制挂毯,将捡来的旧挂钟重新修复,利用羊毛毡布料制作植物花器,JING动手的灵感简直源源不绝。

  旧牛仔裤做成墙面收纳袋,旧樟木箱兼做收纳桌柜,墙面搁架用旧木板制作完成。

  然而最让人佩服的是,你能想到的所有日常物件,都有制作成收纳神器的可能,重要的是翻新以后颜值都相当高。

  为了节省空间,也为了方便一眼就找到需要的小工具,卧室和工作室通通都用挂起来的方式收纳,捡来的灯罩用来收纳针线,自行车框改造成杂物收纳篮。

  山里潮湿的空气使天顶掉皮脱落,JING用自制的环保涂料(腻子、乳胶)修补后,加了蓝色绘制成餐厅以及浴室里天花板上的画。

  连老天爷也赏脸,用捡来的废木板做成吧台餐桌和置物架,居然还能捡到了四个跟桌子高度相配的高凳和两个古董级的烤箱。

  配上手作的菜网兜,一股浓浓的日式味道。然而我最爱还是一盏丑萌的纸质餐桌吊灯。

  整个浴室最具有想象力的便是这个改造的巨石浴池,将捡来的建筑废材贴好瓷片后用白水泥填抹缝隙,放入巨石,每次洗澡都有一种置身自然沐浴瀑布之中的感觉。

  采访约在年前,在地图上搜索深圳梧桐山,我们设想过此次见面的情景,比如烟雾缭绕的深山:

  JING记录的梧桐山生活。这里是整个深圳自然景观维护最好,水源最纯净的地方,周末时常有人来爬山。

  然而JING出村口接我们,出现的时候穿一身宽大的T恤裤子,侧编细辫子,头戴一顶灰色毡帽,身边跟着两只互相打闹的狗狗。

  无论是讲话亦或是笑起来都大啦啦的,还有点逗比,跟我们脑补的形象完全不同。

  观看整个房子,有点像在看一个精彩的环保实验项目,有那么几个瞬间,我忘记了自己是在采访一个屋主。

  我们感叹她的践行力,她是我们近年采访的野生设计师里少有动手能力这么全面的人。

  这是少了一点耐性都很难坚持下来的事情。她让我们看到,生活拥有的无限可塑性,并不来自专业的教案,直到现在,房子里的改造还会一直继续下去。